远木木木木

这世界太苦了
我还是能甜一点儿是一点儿吧

立冬

一则当张勇和陆时已经不再是穿着校服的小朋友了的故事。

 

 

 


张勇梦到一场雪。

 

大雪纷飞,他站在空旷的雪地里,周围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,他走了两步,脚下踩着松厚的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
他觉得冷,抱着胳膊搓了搓,又跺跺脚,结果越跺脚越凉。他低头一看,原来自己穿的是拖鞋。再往上点,穿的是短裤和短袖。

怪不得冷。


“陆时!”他张口就喊,向静寂一片的冰冷空气里。


远处还真被他喊出个人来。那人穿着厚厚的黑色羽绒服,戴着白色口罩和毛线帽,瞬间走近。

张勇看见他英挺的鼻梁,一小块露着的皮肤白皙细致,黑棕色的头发乱乱地压在帽檐下,还有那双熟悉的眼睛,永远含着笑,永远吸引他。

 

“你怎么不戴口罩,不冷吗?”陆时问他。

“冷,好冷。”他委屈起来,张开胳膊要陆时抱。

陆时退后一步:“我还有本书没看完。你等等。”说完就转身疾步消失在视野里。

 

张勇:我有一股火,已经蹿到嗓子眼儿了。

 

他一捏拳头,梦醒了。

他睁眼,缓了两秒。

还是很冷。

 

低头一看,被子已经被他踹的不知所踪。

 

他认命地坐起来,揉了揉头发。

他还没从梦里的情绪走出来,屋里暗着,烦躁得想打人。

 

妈的陆时,就那么爱看书吗,冻死我也要看吗。

冷死了,房间还没供暖,被晾了不知道多久的床上没有一点温度。

张勇愤懑地抄起旁边的枕头扔出去的一瞬间,卧室门被打开了,正好砸中。

 

“我去。”陆时被砸懵了,提着个袋子站在门口。

“勇哥的预判已经这么牛了?”

 

张勇也懵了,呆呆地看他。

 

“怎么哭了?”陆时更摸不着头绪了,他赶一大早的飞机回来,刚在外面换了衣服洗了手,打算进卧室找自己一定还在熟睡的香香男朋友,结果一开门就被一个枕头砸正着,下一秒就看见男朋友顶着一头乱毛坐在床上哭,泪挂了一脸,眼眶红红,被子在地上堆着。

 

他走过去坐在男朋友对面,捧着他的脸给他擦眼泪。

 

“怎么了怎么了,哭什么啊。”

 

不说不要紧,他一说话,张勇哭的更凶了。

 

“你去看书啊!你回来干嘛!你妈的你是人吗陆时!你咋那么会穿啊真是一点儿冻不着你啊!我快要冷死了你知道吗,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还不戴口罩冷不冷,戴了口罩就不冷了吗!你见过谁睡觉戴口罩啊!!”

陆时不知道他在胡言乱语什么,又好笑又心疼,可是看他哭的越来越凶,还是后者占了上风。

 

“我错了我错了,”他把小炸弹揽进怀里抱紧,轻拍他的背安抚他,手掌盖在他后脑勺摸他的头发,“我不该穿那么多,我不该让你戴口罩,我还不该……什么来着,反正我错了。别哭了宝贝儿。”

 

陆时想了想,大概是昨晚睡前视频,他说想去把没看完的书看完,没等张勇睡着就提出了挂掉视频的事儿。

他知道男朋友是赌着气答应的,但他想着没关系,反正明早就到家,抱在怀里哄也不迟。

没想到小炸弹一点就着,一边劈里啪啦地炸人一边流眼泪让自己心软。

张勇梦里的情绪本来只要一会儿就能好,结果男朋友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,委屈瞬间被放大了一万倍。被抱在怀里的时候,是会更想哭的。

 

哭完了他也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,他吸了吸鼻子,伸手圈住了陆时,在对方怀里陷得更深。

 

“我踢被子了,差点冻死在梦里。”他带着浓重鼻音说话,“你不是晚上回来吗,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。”

 

“想你了呀。”陆时在他耳边说,摸他头发的手没停,“我以后不出差了,领导问我为什么,我就说我家小朋友踢被子,醒了我不在还会哭。”

 

“我没哭。”

 

“谁哭谁是猪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勇哥无语。

 

“外面下雪了乖乖。”陆时松开他,看着他还是红红的眼眶和沾湿的睫毛,忍不住凑上去吻在他眼睛上。

 

张勇乖乖闭眼。

 

“我知道。”张勇说。

 

“你怎么知道,你窗帘都没拉开。”

 

“我梦到了。”他笑了,“我还梦到你会回来。”

 

“那你真的预判很牛哦。”陆时摸摸他的耳垂,“我给你买了栗子蛋糕。你不是说要在立冬这天吃栗子蛋糕吗。”

 

张勇点点头,又环着男朋友脖子抱上去。

 

“冬天快乐,我很想你。”

 

他说。



END.

收到了@是万俟啊 的爱!

于是最近东奔西走兵荒马乱的我今天拆了一个高甜包裹,得以安抚了我焦躁的心。每拿出一样东西都:哇!!!

太好看了太好看了!钥匙链立马挂上了!

表白甜度多少有点儿超标的万俟,顺便祈祷她的嗓子快点好,不做可怜鬼,只做一颗糖!


Q:月与月光封面简直一绝,触感不用说了

(我表示赞同)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都爱丝绒触感。